基因標靶對對碰

pexels-photo-695266.jpeg

提到癌症的精準治療,大家都知道要先進行基因檢測,若驗出腫瘤帶有某種基因變異,便可使用相對應的標靶藥物,從源頭針對性地抑制腫瘤。那麼帶有A變異便用A藥,帶有B變異便用B藥,如此類推?實際上的情況卻要複雜得多,並不如配對遊戲般簡單。我們可以從基因和藥物兩方面加深了解。

基因變異方面

同一個基因可以有不同變異,而並非所有變異都與標靶藥的療效有關。以著名的非小細胞肺癌EGFR基因為例,第19號外顯子缺失及第21號外顯子L858R異變這兩種是最常見亦可說是經典的變異;在帶有這兩種其中一種變異的腫瘤,用相對應的標靶藥物療效確實要比傳統化療好。可是同是EGFR基因但另外不同的變異,例如第20號外顯子一些插入異變,又如T790M異變,則導致標靶藥無效,不適宜用。所以我們除了要知道某基因有否變異,更要進一步了解是何種變異。

此外,個別基因突變在某種癌症可以是重要的致病原因(又稱驅動突變),值得我們對準它窮追猛打,在另一種癌症卻未必如是,並非放諸四海而皆準。例如以上提到的EGFR變異,肺癌賴以生長,在腦癌卻非此情況。加上現今技術可能檢測出一些罕見以致研究缺乏、因而意義不明的基因突變,而且同一病人的腫瘤細胞可能包括帶不同變異的族群……都增加了治療的複雜性。

標靶藥物方面

西醫是一門實證科學,每種獲得認證的藥物都通過大型嚴謹的臨床研究證實其療效及安全性較現有治療優勝,而一種藥物在不同癌症及不同情況下使用須分別通過認證,可不是指著鼻子說了算呢!研究證實某些特定的基因突變在某指定癌症有助選擇有用的標靶藥,但當同一種變異出現在另一種癌症,我們只能從其他癌症的經驗或藥理上引申出該標靶藥的療效,便較難說得準了。例如針對BRAF基因V600E變異的藥物,已通過研究證實在黑色素瘤顯著有效,而在腦癌雖未有大型數據但卻有成功病例,至於在腸癌則療效不大。

另一方面,醫學一步一步的研究認證過程需時,有些癌症相關基因變異暫未有任何針對性的標靶藥物被成功研發,有時會形成有靶無藥的情況。

無論如何,基因檢測總算開闊了治療的可能性,如何治療還是跟醫生討論吧!

癌症全面基因體分析報告大解構

pexels-photo-590016.jpeg

次世代基因定序的應用已踏入第十多個年頭。相對傳統第一代技術,次世代基因定序可同時處理大量基因排序,不但需時快幾萬倍,價錢亦大大降低;而採用此技術的癌症全面基因體分析亦越來越普及。話雖如此,許多癌友對此項檢測並不熟悉;花了數萬元卻收到一部滿載外星文的報告,會感到苦惱吧!就讓我解說一下。

基本資料

首先總要確保報告屬於自己而不是誤取別人的。這裡也會列明取本是腫瘤、血液還是其他體液;在現時技術而言,腫瘤一般比周邊血液準確。此外,如果曾多次取組織或切除,要留意檢測的樣本是哪一次的;最新的標本通常較能反映現時的情況,保存的DNA質量亦較好。

檢測結果

全面基因體分析為我們提供兩大類的資料:一是有關個別基因有什麼變異,二是整體性的資料。

這種檢測通常包括三百至四百多個與癌症有關的基因,報告會列出哪個基因有什麼變異。有質素的檢測公司會清楚分別致癌基因變異、數據不詳以致不肯定跟癌症是否有關的變異、以及每個人獨特但與癌症發生無關的基因多樣性。

至於整體性資料,包括腫瘤突變負荷及微衛星不穩定性。前者是整個基因體中突變的密度,而後者是源自錯誤DNA修復功能失效的一些多餘、短而重覆的序列。

有效藥物

相信這是醫生和癌友最期待的部份!跟檢測出來基因突變相對應的標靶藥物,有些已經大型研究證實在與患者相同類型的腫瘤有效,另外有些是從另外種類的癌症引申過來的。有部份檢測公司更會列出適合帶有該基因突變的患者參與的國際臨床研究。而整體性資料則可能有助預測免疫治療的效果。

附錄

這通常是整部報告中篇幅最長的部份,列出參考資料,癌友不必費神。

總括而言,大家要留意配對基因變異和合用的標靶藥物,是由檢測公司的生物信息學家根據已公佈的研究資料進行。他們未必會權衡不同研究資料的輕重,亦不會知道或考慮病人本身的臨床情況,例如以往用過的治療或整體身體狀況等,所以報告建議只是作為參考,醫生和病者應該商量才作最後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