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肺癌病友的故事(下)

casual cheerful daylight friends

跟上一位病友一樣,她在新確診肺腺癌的過程遇上少許阻滯。

(上一位的故事連結)

https://cancerprecision.info/2018/07/31/兩位肺癌病友的故事上/

六十多歲的她是家庭主婦,覺得右邊大腿酸痛。骨科醫生安排影像檢查發現股骨陰影,抽組織顯示從別處轉移過來的腺癌細胞,懷疑是肺部原發。果然,全身素描證實兩肺都有腫瘤,更影響了肝和腦。

她期望在股骨組織上進行的基因檢測有所發現,以致可以適合用針對性標靶藥物,但結果陰性。於是她開始接受化療,又來向我討個第二意見。

我對她那個基因檢測的準確度抱有懷疑:處理骨頭的樣本,化驗室的正常程序通常包括脫鈣,把骨軟化,使能切片在顯微鏡下仔細研究。加上這位病友最初並非臨床懷疑癌症因而有機會需要進一步檢測基因,化驗室一般採用最快捷的方法—強酸溶液來脫鈣,這會嚴重破壞DNA,大大降低基因檢測的敏感度。所以我建議她在原發腫瘤再進行抽組織,徹底檢驗清楚。

這兩位病友都需要重覆檢驗肺癌基因,是由於初次檢驗時取本地方(血液、骨頭)未如理想。標靶藥若用得其所,療效顯著,所以精確的檢測十分值得,而選擇合適的樣本是最重要的先抉條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