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肺癌病友的故事(上)

casual cheerful daylight friends

擴散性肺腺癌有一半或以上機會帶有特定EGFR、ALK或ROS1基因變異,相對應的標靶藥已通過研究證實療效顯著,所以一旦新確診,進行這些檢測對於制定治療方案十分重要;可是近來兩位病友在檢測方面卻不盡順利。

五十九歲的他覺得氣力大不如前,本來想待退休後做詳細身體檢查,等不及住進醫院,發現兩肺都有陰影,癌指數亦很高,臨床明明符合肺癌。可是做過兩次電腦素描指導下抽針,又試過循氣管鏡方法抽針,始終未能抽中顯示癌細胞。輾轉幾個月,家人焦急不已,帶患者去抽血檢測EGFR基因,結果陰性;經朋友介紹,全家跑來問我有何計可施。

其實別無他法,只有堅持取組織作診斷,安排再一次抽針,終於確實肺腺癌。我提議用腫瘤組織再複驗EGFR及其他基因,家人雖有資源考慮,但最後勉強同意。

結果顯示這個腫瘤帶有EGFR基因變異,病友適合用標靶藥!家人甚為驚訝,又懷疑上回抽血的化驗室不準確。其實問題不在化驗室,而是血液比腫瘤樣本的癌細胞含量少得多,有其根本的局限性。有研究指出,就算腫瘤帶有EGFR變異,取本血液能驗出來的敏感度只有六至八成,有些情況例如這位病友的病變單困在胸腔內而非擴散全身,血液癌細胞含量更低,敏感度可能只有兩成多。它的特異性倒是甚高,即是檢測出來的基因突變,幾乎一定是真確的而非假陽性。至於這位病友早前想試著透過抽血驗有關基因而確診肺癌,更是不可行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