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靶接力賽

runner-race-competition-female.jpg

「中了!」她舒一口氣,立時放鬆在診症室的椅子上。

這是兩年前的情景。當時她剛過五十歲生日,即確診第四期非小細胞肺癌,肺部及骨骼都有多發轉移瘤。她從不吸煙,是亞洲女性,患的又是腺癌,頗大機會帶有EGFR基因變異,適合以相對應的標靶藥物治療。加上她存有誤解,認為化療有百害而無一利,對化療極為抗拒,所以在等待基因報告的過程特別焦急。

中了!她的腫瘤果然帶有EGFR第19號外顯子缺失,她如願起用標靶藥。兩年來病情受控,除輕微肚瀉外,她與常人無異。她在公立醫院覆診,有空便過來我診所閒聊。

抗癌路上,病情的起起伏伏總不能避免。她現時頸上長出了新的淋巴結,全身素描更顯示腦部轉移。醫院給她進行EGFR基因T790M變異檢測:這種在腫瘤新增的變異是用過第一、二代標靶藥後來產生抗藥性的主要原因,卻有望用第三代標靶藥對付。可惜這次如意算盤打不好了,報告並無這種變異,公立醫院自然按正常程序建議她轉用化療,並腦部電療。她不服氣,又來找我。

我提議她進行更全面的基因檢測,結果發現了MET基因擴增,而這很可能就是抗藥性的原因!事實上,這雖不常見,醫學文獻上卻有提及。由於她堅決不用常規化療,我們決定試驗性地結合第三代EGFR標靶藥及MET抑制劑治療。效果非常理想,頸部淋巴消退,連腦部的轉移瘤都縮小,她又重拾自在的生活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